欢迎访问深圳市质量协会官网!

三位质量经理的故事

点击:时间:2015-04-28 15:38:40

入职场多年,偶一路跋山涉水,终于冲到副经理位置,突然有点回忆其这些年来带偶在职场成长的那些质量经理们了,故偶即兴写下寥寥数语,以此向偶曾经的老上级们表达感谢和思念之情!

第一个经理:严谨、细致,对下属近乎“苛刻”

偶大学毕业,学的是机械设计及自动化,毕业后应聘进了一家台企,本来是要进那个公司的研发部的,可是入职培训三天后,总经理找偶谈了次话,说品保经理很看好偶的性格,要偶去做助理,结果偶就进了品保部。从此成为了质量人。这是偶的第一份工作,偶的第一个品保经理在偶到岗的第一天就问了偶一个问题,“什么是品保?你觉得怎样才能做一个合格的品保?”偶支支吾吾半天,答曰,“品保应该是品质保证,是品质检验和质量管理吧......”品保经理对偶的答案不置可否,笑了笑后语重心长的说了番鼓励的话,要偶先去产线,从基层干起,先做巡检员,一个月后看表现再回办公室。

时间很快过去,偶也从车间转到了办公室。公司准备引进ISO9000体系,经理让偶负责,请了咨询顾问来公司辅导,让偶负责编写相应的体系文件。偶是第一次接触ISO9000,对体系非常感兴趣,一本一本的体系文件倒也编写得风生水起。有一天,偶终于一口气编写了3本文件,自认为应该不需要太大变动就可以发行了,于是提交给经理评审,结果经理5分钟后就给偶打回来了,曰:“格式太乱,字体不统一”。只好重新修改,再次提交。终于第2天,经理告诉偶,可以发行了。于是偶立马打印,请经理签字,结果经理看了一眼,又发话了,“打印的不居中,有一个表格缺一条线.....”偶额头冒黑线,无奈之下又重新打印。第三次拿去签字,还是拒签,“页边距(页眉和页脚的)不是一样宽,文件不好看......”偶当时心里就有点不耐烦了,争辩道,“这个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吧,这次就这样发行得了,下次偶一定注意......”“不行,重新打印,你要记住,干品质绝对要严谨、细致。”经理语气坚决,一脸严肃。

这件事后不久,经理让偶填写一张人员招募申请表,其中有一项偶想当然填上上去了,经理看了后就要偶重新填张新表,偶不乐意,只想着在原件上修改修改就得了,结果又引起一顿批,“不清楚的地方,为什么不问呢,非要自己主观臆断,结果写错了,还不愿意修改,还找借口......”偶当时心里有点愤愤,不过后来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错了就是错了,要正视自己的错误,不要想着为自己找借口。

在后来的工作中,偶还是不断的出错,比如说复印的时候纸没有放正,印出来的效果有点歪;挂宣传看板的时候,其中一块看板比另一块看板挂低了2个mm竟然都被经理纠了出来......经理总是不厌其烦的纠正偶,似乎有点“沉醉”,有时候偶都感叹和佩服其的坚持,真的惊为天人。

第二个经理:左手能用人,右手会做人

偶的第二份工作是在天津一家“伪”美资企业,就是公司高管一大半都是中国人的那种企业。偶依然在质量部做体系,质量部长是公司元老级人物了,公司刚成立就进来了,初中学历,从QC做起,人比较机灵,是天津本土人士,一步一步的从QC做到了质量部部长。部长姓“贾”,电脑office都不怎么用得灵光,英语只认得26个字母,QC七大工具更是一知半解,可是此人会知人善用,照样把质量部打理的有条不紊。公司每年高层们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变动,唯独此人在质量部部长的交椅上牢牢的一坐就是5个年头了。偶们私底下都称呼他“假’部长。

这位“假’部长喜欢吃喝玩乐,在他的带领下,质量部几乎每个月都要出去聚餐一次,吃过之后是卡拉OK,有时是酒吧或迪厅,当然每次聚餐“假’部长出一半的钱,剩下的大家AA制。久而久之在这种氛围下,质量部就出现了两极分化,一部分人业务能力较强但不喜交际不懂酒桌文化,聚过餐就各回各家了,另一部分人平时工作能力不显山不见水但很会吹嘘拍马投其所好一直陪着吃喝玩乐到天明。“假’部长心里透亮着,每个月评绩效奖的时候,业务能力强的当然要评A级,最讨自己喜欢的也评A级,那些业务能力还可以的但又不会讨其欢心的就评B级,这样一来谁都不得罪。时间久了,大家就品出每个月评绩效奖的个中滋味了。“假’部长特别会琢磨人,好像你想什么他全都知道,总能在一部分人发出不满和牢骚之前找你谈心,让业务能力强的人继续发挥,让业务不行的人在关键时刻站出来顶错还心甘情愿。

假’部长不懂技术,不懂高深的质量管理,但是会忽悠,懂得“谦让”,懂得识人。遇到英文文件和邮件,就转发至文员翻译成中文了再看;遇到看不到的4M变更或工艺规范,就吩咐QE去全程负责,向他汇报结果就行。所以,“假’部长的手下,要么是独挡一面的强兵,要么是什么都不会的但做客服或业务绝对一把好手的人才。

现在想想,“假’部长真乃高人也!作为质量部长,就得学会两手抓,一手抓业务能力强的,会办实事的人;一手抓会做人的,关键时刻会出出馊主意,会合理规避责任风险会为质量部歌功颂德的。

第三个经理:狼烟四起,丢盔弃甲

偶的第三份工作是在一家大型民营企业做QE,偶刚进公司就有人跟偶讲,“你老大上个月刚空降来,现在公司都在等他的三把火呢,别没烧起来就把自己烤糊了。”这家公司成立也有8、9年了,是几个国有企业内退的老干部合伙投资的。公司的宗旨是“先走市场,后走管理”,结果是公司的利润确实可观,工人的福利待遇也很不错,8、9年下来“腾腾腾”的开了6个分厂,员工人数达到了1500个左右。人一多,管理上的不足就显现出来了,公司内部管理一团糟,特别是公司有3个副总,彼此钩心斗角,每个副总都有一帮自己的心腹,办事完全是特权特批,不按流程来,整个公司的管理硬是被弄的乌烟瘴气。最大的那个老总,也知道公司的这种情况像恶性肿瘤,急需切除,前前后后请了好几个质量总监来改善流程,可是没有一个能够做满1年的。

偶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被招聘进来的。刚进公司就后悔了,可是偶这人懒,不想动了,憋着一股劲,想着怎么着也熬到年底再打算。新的质量经理是从LG出来的,管理上很有一套,可是太心急了,刚上来就签了几个退料单。偏偏不巧的是这几批料的供应商是一位副总的小舅子,这下子新经理一下子跳入了水生火热里。没过几天,市场部的客诉单像寒冬腊月的大雪一样纷纷扬扬飘落而至,一个月硬是接了23起客诉。退料的事还没解决利索呢,这下好了,前院又起火了。于是,新经理在好长的一段时间忙的颠颠的,到处扑火,成天顶着对熊猫眼火急火燎的。

后来市场部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把上海通用忽悠来了,通用已经有意向要把订单给偶们了,可是不放心要来实际审核一下。公司从来没接过通用的单子,老总很重视,几个副总也对这事表示了高度的关注,下了死命令给质量经理,审核嘛自然是质量部的事,一定要通过,通不过的话是要追究质量部的责任的。这下子质量经理赶紧从四处扑火的状态中抽身出来,组织各部门积极商讨迎审对策。会议开得一塌糊涂,每个部门的经理都在推脱责任,都在强调这些不是自己部门该负责的。质量经理虽然愤慨,焦头烂额,但还是很有理智。情急之下,请动了老总,组织二次会议,总算把审核前的准备工作分配到了各部门。可是临近审核日期了,质量经理一跟踪备战情况,结果不尽如人意,几通电话一打,各部门态度倒是很好,一致答应就算加班加点也要在审核前拿下。后来通用一来审核,发现车间现场和仓库管理是惨不忍睹,再和技术人员一沟通,发现是基本的APQP流程都不知道,气得甩袖就走。就这样,通用的订单泡汤了。许是老总知道公司这帮人是什么德行,也没有过多责难质量部。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大半年了。质量经理还是每天忙着扑火,肝火越来越旺盛,脾气也越来越暴躁,虽说公司的部分管理流程已经有所改善了,但是公司大部分人还是每天浑浑噩噩的混着。偶每天看着质量经理火烧火燎的样子就难受。终于在一天早上开早会时,质量经理和偶们说ByeBye了,偶大松了口气之后忽然有些难过。偶知道,偶是为这个大环境感到悲哀,为质量经理的离开而黯然。